黎汜

亡灵系,亡灵系懂吗???

小汜汜...









西




退


夜勉和江槐夙怎么说呢。
两个都是不善言辞的人,一个理性到了极致,一个感性如水。却都爱惨了对方,但又碍于身份或者种种原因自己选择了放弃,并苦苦挣扎。
是一种没了甜言蜜语,一见钟情的浪漫。
拥有的只有陪伴,占有,以及最后的疯狂。

欢愉与疼痛,滚烫的触感,揉在一起的被单,绷直的脚背已经微痉挛地肉体,取代耳畔厮磨以及唾液的交换。   誓言是说给死人听得,而江槐夙只知道这一刻夜勉属于他。

江夙夙的漫漫追妻长路 之  狗道士就是不爱我[不是]
林汜汜的勇敢追爱之路 之   我是流氓我怕谁,我疯起来自己的醋都敢吃
黎汜汜的……算了,过起了快乐的有猫有马有房的生活

_(:з」∠)_记一记,记一记。欠夙夙一篇车……

_(:з」∠)_
看到月候候老师的想出来的吧,

是弟弟了

        再遇时他还是和那日一样,还是相同的位置执剑安静地在那立着身子挺得笔直。虽已知他是什么鬼怪精魄之类的但仍提不起半份惧意。入秋寒意渐起,月光脆得像能敲出声,铺在他身上明晃晃的一层。
         没来由的一阵风吹得我一个激灵,抱臂在胡乱搓了两下,向那个人挪去。他抬着头目光向着某处投去望得出神,自然也就忽略我。
前辈在看什么?
学着那人的样子垫脚冲那个方向张望无果,仰头放弃。
——海。
——小娃娃若你这次出中原可以遇到那位姑娘,便叫她不必等下...

危楼高百尺
愿望是在自己家跳楼
...

最近一些图图吧_(:з」∠)_
皮影戏那个地方真的很好看w

没w4我再去打老四,我就一辈子打特技都无情
儿子女儿真好看,吸溜

儿子真好看,诸君,我爱奶子!

1 / 3

© 黎汜 | Powered by LOFTER